“大美见易——刘寿祥作品展”现场专访
信息来源:湖北美院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6-11 阅读次数:

201966日上午10:30,“大美见易——刘寿祥作品展”在武汉美术馆开幕,校新闻中心学生记者在展览现场对参加开幕仪式的嘉宾进行了现场专访。

访湖北美术学院原院长徐勇民 

 

记者:您认为刘寿祥老师的第一次个展,给观众带来了怎样的艺术体验?

徐勇民:就如同黄铁山老师的发言中所谈到的,他创造了很多记录。但是我想他不仅是对于学校,对于整个武汉乃至湖北的美术界,都有很大的影响力。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水彩这个画种,在我们学校是作为一个独立的系科。整个也带动了中国水彩创作的繁荣。因为他有一个间质,有一个新的间质,就不断的有人才涌现。所以不论是对水彩自身的发展,还是对其他画种的影响,这种影响是显而易见的,而且也促进了水彩专业自身多元化的发展,我觉得这是很有意义的。

记者:刘寿祥老师是著名的水彩画家,您作为著名的艺术家,请您从教育者的角度谈谈如此高级别的活动,对我校的水彩专业的学生专业发展有何影响?

徐勇民:这一点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是,刘老师在发言中也提到过的:坚守。坚定的沿着自己所认定的艺术道路前行,而不被其他的因素所左右。我们从它自身的发展也可以看出来,确实是能够做到的这一点,而且也逐渐地产生影响力。所以对于水彩画系的的学生,也包括其他的画种的其他专业的学生都是有借鉴意义的。就是坚守自己,同时要不断地吸取这些相关艺术门类的养分,让自己的艺术有所提炼。而且我相信刘寿祥老师的艺术,以后还会有更大的发展。

记者:您作为刘寿祥老师的同学,他的艺术风格和艺术观念对您的创作之路有何影响?

徐勇民:我们是同学嘛,所以平时就有所交流,今年还一起外出写生,我们互相谈到过艺术方面的问题,对相互的坚守表示一种钦佩。

记者:随着时代的发展,您认为当代的水彩领域应该保持怎样的发展方向和创新?

徐勇民:我觉得它首先是要在理论上有所跟进。就是这样一个画种在在中国的高等美术教育中他立足了。但是随着这种往后发展必须要有理论的支持。因为现在水彩的面貌已经多元了。就一定要有一个团队,有一个群体,来做这个工作。因为,我们可以看到有非常多的年轻艺术家,在从事和热爱水彩的这样一个画种。同时也有这么多的受众群体,更需要有一种理论上的指导来引导,来让大家更多的了解水彩这个时代特殊的一种魅力。

 

访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副所长郑工 

 

记者:您认为刘寿祥老师的第一次个展给水彩界乃至艺术界和社会观众带来了怎样的艺术体验?

郑工:从个人的层面上来说。他的画会给人一些启发。第一个是,水彩画在发展到现在,在材料和技术方面,会不会有一些新的改变?就是材料上的使用面被打开了。我们在这里也可以看到,他运用了一些丙烯颜料结合,这是一个。第二个在技术的层面上,他也不仅仅局限于说简单的纯粹的手绘,他也有一些辅助性的工具材料,甚至我怀疑。有一些尺子和机械性的材料介入。但这些东西介入就可以带动我们很多对艺术问题的思考,比如说像艺术的表现当中的个人手法、个体意志、以及对画面的意境、情绪、表现力等等问题,可能会有一些重新的考虑。包括图像绘画之间的关系,也会引发一些思考,这是我在展厅里在他画面前的时候,想到了一些事情。当然通过他的的画展,可能会让我重新思考,油画发展到现在,到现在不仅仅是材料技术的方面,有一些突破的时候暂时带来的一些新的问题。更重要的在,水彩发展到现在,在一些审美的样式,能给我们一些新的体验。比如说个人手法的风格问题,写实和写意,干画法和湿画法,给我们带来的体验是不一样的。刘寿祥的话,它主要还是干湿结合以干为主,所以他的画面会比较深入,写实性很强。那么水彩画跟油画不同,它的整个作画过程中,不如油画那样,能反反复复的长时间的进行,可以很深入细致的刻画。他的画我觉得他也在追寻,在拷问一种极限,就是:我对水彩画能净值到什么样的一种程度?他实际上在考量这个问题。我们讲水彩画,如果写意一点,表现一点,轻松一点,抒情一点,这都比较容易做到,要画的严谨一点,深入一点,细致一点,应该来说有一种技术上的挑战和难度,包括对工具材料上的东西。当然这方面的体验也不一样。水彩进入中国的时间并不是很短,可能比油画略迟一点,但是也不算很长。因为他它主要在专业层面上的传播时段并不是太长。一般都是作为绘画的辅助材料和手段来处理的,特别是油画家。它能够成为真正的,成为一个独立的画种,能够成为艺术的一种独立的范畴,成为一种新的审美样态的话,样态不是样式,它需要很多条件。在这一方面我觉得刘寿祥的水彩在这一方面做了一个很大的突破,或者说尽了他自己的努力。给我们提示了油画在写实这方面能够做到什么样的程度?过去在全国美展的时候也看到一些水粉画像油画靠拢。水彩也在写实方面也在向油画靠拢。因为有一句说,水彩画画的像油画一样,是一种夸奖。油画画的像水彩一样,实际上是一种贬义,这是一种技术难度上的不一样。而刘寿祥的画,它是像油画方面靠拢,所以水彩画在写实方面的可能性,他做了一种很成功的尝试这是成功的。

记者:您认为如此高级别的活动对在校大学生在水彩方面的发展有何影响

郑工:我想影响有两方面吧。第一个就是就是对于他的那一套成熟的水彩画的表现技法、语言,你们可以学习,可以掌握。可能在它的周围也形成了一些圈子,就是我们讲的影响力。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从他的这种勇于探索和试验的精神当中获得一种启发,能够走自己的一条路。

记者:您认为当代的水彩领域,应该保持怎样的发展方向和创新?

郑工:多元的,一定是多元的,不是单一的。所谓的多元、观念多元、激发多元、风格样式多元。

 

访水彩画系副主任李宁老师

 

记者:您认为刘寿祥老师的第一次个展,给整个社会观众带来了怎样的艺术体验?

李宁:这是一场关于水彩的视觉盛宴。这也是我老师刘寿祥教授的第一次个人展览,刘老师全国各地的朋友、学生都纷纷赶来祝贺,盛况空前,这也是一次很好的交流学习的机会。

记者:刘寿祥老师是著名的水彩画家,您作为我校水彩系的副主任,请您从教育者的角度谈谈,如此高级别的活动对我校水彩系学生专业发展有何影响?

李宁:水彩画系是由刘寿祥老师于2009年首先创立。所以,此次画展的影响力和辐射力对我们水彩画系的学生来说是非常深远的。今天来的很多都是圈内的大咖、朋友和学生,也都是非常仰慕刘老师的绘画品格与人格魅力。他的学术影响力、艺术成就在全国是举足轻重的,培养的学生桃李满天下,这也就奠定了我们水彩画系在全国的重要地位。

记者:您做为刘寿祥老师的学生,您认为刘老师的艺术风格和艺术观念对您的艺术创作之路有何影响?

李宁:刘老师的艺术风格对我影响很深远,他的作品蕴含了楚文化的精髓,这种独具审美趣味、地域特色的作品风格影响了一代代的湖北水彩画家。我们作为有刘老师的学生很荣幸,也希望能够传承师傅的衣钵,继续把湖北水彩传承发扬下去。

记者:时代在发展,您认为当代的水彩领域应该保持怎样的发展方向和创新?

李宁:因为现在是一个艺术跨界和多元融合的时代,全国很多艺术院校纷纷开设了水彩画系,这应该是一种好事。大家能够一起推动水彩的发展,共同做学术研究与学科建设。相信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湖美的水彩会有一个良好的发展。

 

访水彩画系韩鄂生老师

 

记者:您认为这次刘寿祥先生的个人特展给整个美院和社会观众带来了怎样的艺术体验?

韩鄂生:我是刘老师带的第一届湖北美术学院水彩专业的学生,我是湖北美术学院的第一届水彩班其中的一个。在办了这个水彩班之后当时的第七届美展,我们班就有七个同学入选了全国水彩画展,那个时候能够入选全国的七届美展,是很很难很难的,整个湖北省也就十几个。我们水彩的学生就占了七个,你看多厉害。到后来我们能够留在学校里工作,都是因为我们在读书期间参加了全国的第七届水彩画展。所以,对于学校来说,对于个人来说都很重要,这就是得益于刘寿祥。后来在学校学水彩系工作,成立水彩系,招研究生等等,我们都是一个见证者、亲历者,我们是看着水彩系,水彩这个画种从一个小画种慢慢慢慢做大做强,发展到今天。这个过程我们很荣幸的见证了。今天这个刘老师的展览,我们那一届的学生,第一届水彩专业的学生,基本上能够来的都来都来了。我们对刘寿祥《大美见易》水彩画展表示祝贺。

记者:请您从教育者的角度谈谈如此高级别的活动对我校水彩系学生专业发展有何影响?

韩鄂生:从纯专业的角度来讲,水彩系的发展经过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就是懵懂期。就是慢慢的进入水彩画这个领域,那个时期不光是湖北美院的,全国的水彩画基本上都处在一个发扬期。那么这个发发扬期,就是以全国第七届全国美展为标杆。一个班入选七张全国美展作品,这个是在全国仅有这一例,这是第一个时期。到了第二个时期就是湖北美术学院美术教育系办水彩画专业开始大批招生水彩专业的学生。我们是开头,后来就慢慢慢慢扩大,到了开始成立水彩系之前,这是第二个时期。第三个时期就是近代,我们2009年成立水彩画系,一直到今天,这是他的第三个时期。尽管刘老师他退休了,但是水彩系的品牌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他在全国口碑还不错,因为我们有湖北美院的国家精品课程,水彩画是其中之一,湖北美院一共就有两个,还有一个就是中国工笔画,另一个就是水彩,所以说水彩画系在全国能够做到今天这个口碑,是得益于刘寿祥的引领。

记者:您作为刘老师的第一任学生,您认为刘寿祥先生的艺术风格和艺术观念对您的艺术之路有何影响?

韩鄂生:刘寿祥他其实有一个最重要的成绩,在他的静物上,他创造了一种很独特的,属于他的图式语言,属于他的静物的图示语言。在在中国乃至全世界都是非常非常独特的。我就觉得能够创造一种被大家认可的并且取得很高层次的方式,是很难很难的。不是每一个画家从事一辈子能够达到的。他的水彩画主要特征就是湿画法,比较唯美,注重画面的完整性。

记者:您认为当代的水彩领域应该保持的保持怎样的发展方向和创新?

韩鄂生:事物毕竟是在发展的,我觉得水彩画系今后的发展会更多元化。刘老师起到了一个好头,也奠定了很好的水彩基础。后面的学生会沿着这个路继续往前走,那么风格随着时代的发展会更多元化一些,他不仅仅是以再现以写实为主,他会以表现自我,平面化,材料的多元化这种方向来发展,这也是符合时代要求的,如果只是按照一种方式来走的话。他走不远。

记者:应对这种时代的发展,您对水彩画系的学生有何建议。

韩鄂生:首先最主要的是我们要学习刘老师的精神,他对专业的虔诚和敬畏之心,这个是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的。至于绘画的发展我倒是觉得可以多元化,不一定朝着一个方向。这样的话,水彩才会更有立足点,它的前景才会更宽阔。不要限制在一个形式。按照以后的发展艺术会更注重于个性化思想化,风格更具有表现性。

 

采访:张怡萱  摄影:王强、吕婷钰

昙华林校区:武汉市武昌区中山路374号; 邮编:430060
藏龙岛校区:武汉市江夏区藏龙岛科技园栗庙路6号 电话:027-81317000; 传真:027-81317011; 邮编:430205
版权所有 2012 湖北美术学院 Copyright © 2012 HIFA.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50089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