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木口木刻版画及文献展(湖北站)专访
信息来源:湖北美院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8-10-16 阅读次数:

国际木口木刻版画及文献展(湖北站)于20181015日在湖北美术学院昙华林艺术区开展,本次展览是国际学院版画联盟系列活动国内巡展的第三站,同时也是国内首次大规模的、全面展示木口木刻版画这一传统技艺在当代的发展。其中包扣英国、美国、比利时、发过、俄罗斯、保加利亚、意大利和中国9个国家100多位艺术家的140多件作品、木版和书籍,涵盖了古典部分、现代部分和当代部分。湖北美术学院新闻中心记者在展览开幕现场采访了出席展览开幕式的领导和嘉宾,听他们分享对木口木刻版画创新发展的思考,以及对此次展览的所思、所感。

 采访天津美术学院 版画系主任 国际学院版画联盟副主席 郭鉴文教授

记者:曾看到您说的一句话:让传统的更加传统,当代的更加当代。就木口木刻这门传统技艺而言,您认为他后期的发展是更应该把传统的精髓发扬到极致,还是随着时代的发展不断创新?

郭鉴文:没有落后的技艺,只有落后的思想,关键看从哪方面、什么人、掌握什么样的技艺。思想活跃的人掌握一门传统技艺,依旧可以迸发出很多的创新思想。倘若是一个传统的人,掌握一门现代技艺,创作也许依旧运用传统的创作手法,所以我觉得:没有落后的技艺,只有落后的思想。我所说的让传统的更加传统,就是说,让喜爱传统的人努力去研究传统的东西,把传统的精髓吸收到极致。使传统更加迸发出灿烂的光彩。毕竟当代的一些元素,后印刷时代的数码产品,是无法替代木口木刻的手工感,传统的工匠精神。研究现当代的研究者,也要努力把现当代艺术的语言、材料、观念等研究到极致。这样才能迎来中国版画的发展。

记者:您觉得传统的木口木刻版画的核心美学特征和文化价值是什么?以后的发展是否与当代艺术可以产生一些联系?

郭鉴文:我认为它的核心就在于他对一件物品、一个场景、一个状态细腻的呈现,是一种可以把艺术家微妙的思想完满的呈现的视觉方式。任何艺术都有它的文化价值。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表现形式,每个时代的艺术形式都有它的文化背景。木口木刻作为一个传统的艺术形式,流传至今。现代人如何将传统的艺术形式进行现当代的一种视觉转化是我们这代人或者你们这代人要承担的责任。例如唐代,由于它的时代背景,它以肥为美,现在为什么不这样认为了呢?因为每个时代的有每个时代的审美倾向。木口木刻有传统的意义,也有当代的研究价值。所以我觉得我们没有必有去过份的纠结它的传统性或当代性,我们要去挖掘它,这门古老的技艺向现当代如何转化,是我们需要做的一个重要的工作。

                                                              (记者: 王舒钺 摄影: 彭琬璋)

 采访深圳大学教授 中央美术学院客座教授  隋丞

记者:您认为木口木刻和版画的其他表现形式来比较有什么优势和缺点呢?

隋丞:因为木口木刻的特点本身是材料的特点,他用木头的横断面,比一般的木板要坚实,可以雕刻的尤为细致。它的细致程度超越了其它所有的木版画作品。它使用过的工具也和其它传统木版画有所不同。它是使用排刀,有的地方它不是一点一点刻出来的而是一排一排刻的。在当时很大程度上加强了精细度的同时还提高了效率。特的劣势也是由于它使用的是树的横截面,所以画幅一般都偏小,体量感较为不足。

记者:木口木刻这门艺术的发展,想要符合现代人的审美需求就要不断创新,也需要传统与创新的相互结合,您觉得当下版画的创新应遵循那些原则?

隋丞:木口木刻本身他有两个方面的含义,首先它是一门艺术,艺术肯定需要创新,他与其他艺术一样。另外它是一门技术,在材料等方面我觉得它不需要创新,创新就失去了它本身的特征。他的创新不在于材料方面的运用而在于艺术方面的东西。

记者:纵观木口木刻的发展,您认为木口木刻这门传统的技艺如何更好的与当今现代化社会当代艺术接轨呢?

隋丞:实际上木口木刻一直在发展,早期它是从做插图、印刷术开始的,现在它作为一种独立的艺术作品和其他艺术是一样的。打比方说,油画它和当代艺术的关系,不是因为它改变了画种,也不是因为他改变了材料,不是改了画布或是笔,而是因为他改变了题材等艺术类的那部分,。其实木口木刻也是一样的,他也无法在材料或是工具上发展。只能期待当代艺术家,在技术精湛的同时,在艺术层面有所突破。

(记者: 王舒钺 摄影: 彭琬璋)

采访湖北省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刘春冰

记者:您认为木口木刻版画巡展在湖北的举办对于我们有哪些意义?

刘春冰:这种中西方的版画系交流,校外老师到学校内进行教学同本校版画系老师形成一个混合团队,营造了一种独特的学习环境。观展的学生可以到学到许多别具一格的创作手法,因为区域性的版画是有差异性的,例如北方中央美术学院和我们湖北版画的教学方式就有所不同,又如此次展出的西方版画家的作品又各有千秋,都是通过这种比较,来让同学们在展厅这个特殊的课堂里来学习怎样创作。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们大家要来仔细品味与琢磨,将时间来投入到观展之中,一个是要分析作品从构图到完成是如何一步步地创作而来的。通过这种分析让同学们自己在艺术创作上有一个自己的定位。再是学习他们的技术,我认为技艺是非常重要的,就如庖丁解牛,将“技”提升到一个高度,然后他的“艺”才能达到一个自由的状态,我认为这个展览的意义很重要,让同学们通过美术馆的这种特殊的教学方式,提升自己的技艺。美术馆公共美术教育的功能性也在于此。

记者:您认为木口木刻这门传统技艺如何更好地与当代社会接轨?

刘春冰:石涛有句话很贴切说道:笔墨当随时代,所有的创作都是离不开时代的,你处于哪个时代,你捕捉生活画面,还有审美是不同的。我们处在这样一个高速发展的时代,而武汉又是一个国际化的都市,那么再这样一个大的环境下,我们的创作应该是时尚化的。时尚绝非是从天而降的,而是要立足中西方美术传统,知道它们从哪里来。整个文艺复兴时期促进了版画出现,英国的工业革命始终是版画大发展的时代。我们现在处在这样一个多元化的媒彩时代之中,我们如何让版画在其中发展起来,这是大家要考虑的问题。

记者:看完这次展览您认为影响深刻的地方在哪里?

刘春冰:我认为中方的艺术家给我印象很深刻的。因为西方的版画有一个传统沿承下来,但是中国这些青年艺术家通过掌握西方的艺术来创作中国式版画,例如展出的《树桩》系列作品(此处有拍摄的部分图)是很典型的。我通过作品就能知道他是哪个学校的?是谁?有他独特的艺术风格,这个就是通过这个学习将所学版画技艺中国化以后,他的版画作品就是与西方不一样了。因为他的文化背景不同了所以他的创作意图

                                                             (记者: 邱炳坤 摄影: 魏天枫)

 采访湖北美术学院教务处处长张炼

记者:请您谈谈本次木口木刻展的基本情况和主要特点

张炼:木口木刻主要特点是年代久远,是一个传统古典的艺术。木口木刻版画作品展是中国从西方将作品借到中国来展示的,现代技术多种多样后,我们再回头看看过去的传统的,古典的版画手段,再给我们当下的创作新的启示,我们可以从中看出原来的这种艺术经典是有道理的。

记者:请问您觉得木口木刻的精神和内涵有哪些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吗?

张炼:木口木刻它本身的材质是非常细腻的,可塑造的,所以木刻本身是一种比较概括的手段,但是我们的这种木刻形式传到西方以后,经过西方造型的改造,在传回中国,这种交流精神和它的细致的工匠精神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记者:请问怎么样的作品才算是优秀的木刻作品呢?

张炼:一个作品首先要打动人,再来古典的打动才比较具有艺术性和惊喜,然后版画是一个具有技术性的艺术,他技术达到一定高度又具有一定感情,只有达到这样的木刻作品才算优秀。

记者:请问您觉得我们的湖美的版画系在今年的发展中有哪些优势又有哪些需要解决和突破的问题呢?

张炼:湖美的版画一直有比较强的专业优势,前几年我们学校版画系参加版画的大展都能获奖,因为我们一直注重于一个动手的能力。我们隐在的问题是一个师资力量的不足,这个可能说是我们下一步要做的事情,再来就是我们现在湖美分版画系分三个工作室,我们要加强这三个工作室之间的合作与更深层次的研究。

记者:木口木刻的发展要立足于当下,想要符合现代人的审美需求就要不断创新,也需要传统与创新的相互结合,您觉得当下版画的创新应遵循那些原则?

张炼:当下的版画应该是与这个时代相关联的,就比如我读书年代的图示语言和如今年代的图示语言,是有区别的,这个区别就在于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不一样。所以好的版画创作应该是用这个时代最敏感的东西,用经典的方法表现出来,这样就会达到这个时代的高峰,但他也是一个长期探索的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这就需要我们通过学习,看展,通过我们自己的领悟,和我们要不停的去探索一些新的东西,这样我们才能达到一个高的水准。

                                                         (记者:魏天枫 摄影: 邱炳坤)

 

昙华林校区:武汉市武昌区中山路374号; 邮编:430060
藏龙岛校区:武汉市江夏区藏龙岛科技园栗庙路6号 电话:027-81317000; 传真:027-81317011; 邮编:430205
版权所有 2012 湖北美术学院 Copyright © 2012 HIFA.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50089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