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于至善》韩天雍、刘灿铭、叶军三人师生书画展(杭州站)开幕
信息来源:湖北美院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7-12-13 阅读次数:

书法艺术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瑰宝,几千年来一直是文化传承的重要方式。当下书法再现热潮,书法高等教育的重要性及发展机遇也日趋显著。

       本展览以书法专业的创作与教学实践为视角,旨在体现师徒德艺交滆的时代新解,由三个学校教学成果突出的三位导师(中国美术学院韩天雍教授)、(湖北美术学院叶军教授)、(东南大学刘灿铭教授)及门下弟子作为主要人选,展现导师的优秀创作与教学特色。以学生的学习成果和导师的艺术风格与教学思想互为映照。 

本次展览由三位导师共同策划,并组织门下优秀学生举行《止于至善》三人师生书画展。举办此次展览有助于加强三校之间的学习与交流,同时也有利于展示当代高等教育书法教学的成果。体现作为传统文化的书法教学与其他学科的同一性与特殊性。

 

 

止于至善(武汉站)叶军教授专访

记者:针对此次止于至善三校联合巡回书画展您有何看法与感想?

叶军:本次书画展最初是由中国美院发起的,联合本校以及东南大学做一个师生展。意图为通过这样一种方式,为硕士研究生以及博士生搭建起一个学术交流的平台,也让他们能够更好的相互切磋,互相学习。另外我校素来与中国美院渊源颇深,因此,体系、血脉都是较为接近的。比如我校国画系最早的三老:张振铎、张肇铭、王霞宙。比如潘天寿成立的白社,张振铎就是其中创始人之一,他是我国恢复高考以来国画专业首届研究生导师。他也是潘天寿的学生,和潘天寿亦师亦友,曾经在国立艺专任教过。因此,在这些院校当中,老师的交流交往一直是一种传统。这次活动,正好吻合了我的一个心态,正好可以把这样一种交流延展开来。我曾经也就有过建立这样一个联系的 想法:把长江流域——武汉、南京、上海、杭州牵连起来,这也是南方这一带一路当中,国画书法比较发达的地域。正好中国美院韩天雍教授的博士生研究生有这样一个意愿,这就是举办这个展览的初衷。

我们第一站是在南京东南大学,大概六月份(夏季)的时候开展,当时南京的反响很不错。那次展览参展人有南京东南大学的一批研究生,以及我校15个研究生,中国美院15个研究生。所以,第二站定在秋季,武汉站,即我们的学校。第三站定在杭州,冬季,大概会在十二月份。因为我们在创作作品时,基本上是属于按照继承传统,在传统的基础上创新的这个学术理念。同时,这也是我们潘天寿先生和张振铎先生一贯的主张:必须要有一定传统文化的传承,然后再进行创新。所以我们这次的作品当中设置了三个部分:书法、篆刻、国画。而这三个部分也正好吻合了我提倡的诗书画印之道:强调诗的意境,书法的功底,绘画的造型,篆刻的修养。这一次展览当中书法的作品多一点,国画少一点。我提供的作品是书法、国画、篆刻三个部分,并且在书法中,写的都是我自己的诗词。基本上是完成了我的理念——诗书画印之道。研究生们的作品提供就比较丰富了,有的主攻书法方向,有的主攻篆刻方向,有的主攻绘画方向。此次书画展大致的内容就是这样的。

 

记者:您对诗书画印一体化教学体系的理解和展望?

叶军:对于诗书画印之道这个理念,历来是对国画专业学生的一个基本要求。最早在中国美院和我们学院的国画三老,他们也都是很强调这个的。到现在,诗书画印之道中对于诗的教学是弱化了,因为诗对中国画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他是中国画的灵魂。我们以前一谈到中国画,首先谈到的是它的意境。那意境是什么东西呢,就是诗化的一种状态。我们很多历代经典的中国画,他的意境都是非常好的,并且这些画家都是诗人。所以在教学这块,我希望能够回归到这种状态,因为我们现在的教学是比较偏向新式教育,也就是我们说的西化教育。对书法的一个要求就是对诗的要求,历来这些老先生们对书法是要求比较高的,因为学习中国画,从技术层面有一个要求,就是毛笔。对于中国画的教学这一块,我认为我们国画专业的书法课时量是比较少的,所以我觉得以后我们的书法课程还是需要再加强。再一个就是绘画。因为我在美院国画系,本来就是人物画专业方向的,对于画的要求,我特别重视速写的功夫。因为速写功夫也是我们曾经的老先生们都比较注重的,特别是很早以前中央美院的叶浅予教授,对速写的要求是非常高的,他本人几乎是一生当中速写本都带在身上的。他强调的就是:画国画,你的速写不好,造型这一关就会过不了。

以上就是对于绘画这块的看法。那么对于篆刻而言,篆刻实际上是中国画中很重要的补充。其一就是画面结构上的用意,印章代表一种力的形式。其二是内核和修养的问题,倘若一个人对中国的金石这一块都不太清楚,那么估计他整个作品的含量就会大打折扣。比如,你看我们老祖宗吧:吴昌硕、齐白石,这两人实际上是我们一脉师承的祖师爷。其中,齐白石老先生曾经说过似与不似之间,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这就是很典型的中国画的造型观,而我们现在的造型是西化造型,例如素描。而齐白石的造型观把中国画总结了一下,这就是中国画的造型方法,它和西方造型是不一样的,有区别的。像吴昌硕,他就是典型绘画文人画的,强调诗书画印。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人物,就是黄宾虹。他总结的一个中国画的用笔方法是非常重要的,而我们现在中国画的用笔完全不讲究了,因为大家都去画素描去了。老先生提出的平、圆、留、重、变,这是最好的中国画的用笔方法。这些老先生们对中国画的总结、创造、继承与创新,做的是最好的。

对于你提到的,我对于国画教学有一种什么样的期望。我就希望能够真正的回到我们传统的本体状态当中,当然也要兼顾外来的东西,吸收借鉴,同时必须把握我们传统文化的根。这也正好吻合了我们现在政府,如习近总书记提倡的文化自信。你不能完全觉得自己不行,而西方的东西都好。别人的东西是有好的,但是要记住一点,我们自己的文化是全世界、全人类最好的财富之一,也可以说是对人类文化艺术的进程做出了重大的贡献。倘若我们自己的人要把它丢掉,多可惜啊。在全世界一看,如今信息化时代唯有中国还拿着毛笔,这是多么难得的一点。

 

记者:提及毛笔与书法,因为笔者也稍有练习,所以就想问一下教授,对于我们这些非专业的学生来说,你有什么样的意见和建议呢?另外,对于湖美书法,您觉得还需在哪些方面着力发展?

叶军:站在教育的角度,对于书法的学习和美术需要同样的一个态度:继承传统与创新。美术有八五新潮之类的很多思潮,书法也是。但我还是主张首先要把握住书法的本体,这个东西丢掉了,那就不叫书法,那就成水墨或者别的了,所以这点上一定要把握。作为教学这一块,我把它分为几个层次。第一个层次就是书法的入门,对于书法的认识一定要重新的,系统化的认识。第二个层次就是书法实践的进入和理论的掌握。第三个层次就是书法的专攻,这就属于研究生、博士这一块。第二层次是属于本科这一块,第一层次入门这一阶段就是专业以外的人需要进行的学习。那么就谈到了你刚才的问题,实际上是指专业以外学生学习的一种方法探究。而专业外学生学习困惑在哪呢,比如说从楷书进入,遇到一个瓶颈通过不了,其实我觉得学习书法啊,不管你是纯专业的还是非专业的,或者是我想在这方面做点什么事情。我觉得,首先在字法上,也就是文字的演变上,你要有个认识,你就好切入,不然的话你就不知道这个字的所以然。你比如说,我认为,切入点找一个符合我们,我们还可以认识的,和古文字之间的,倒还不是纯粹的从唐楷开始,也可以从汉代开始。为什么我主张从汉代开始,汉代其实是古文字转化为现代文字的一个中间点,我们现在也认识隶书,如果再往以前——篆书、金文我们就完全不认识了,这个隶书我们还可以认识。关键点在哪里呢,汉代是我们书体转换的重要跨界点。一个草书,一个楷书,比如说,往草书走,它叫章草,很多隶属的笔法;往楷书走,它就是魏晋隋唐,慢慢就形成我们现在使用的文字,草书基本上不认识了,所以用不了了。这是两个分支,所以我的观点是从汉代进入会比较好。那么,在学习阶段有了这个之后呢,你再来选择就很好选择了。比如我临了隶书,想写草书,从章草到金草,你会知道文字的演变,不然的话,就不知道为什么演变成这个状态。那如果你想往楷书走,隶书过来,到魏晋,然后到唐代。我们现在很多用字写的就不规范,有些人就把简写字容易混淆,其实不是这样翻译的,这样甚至是大错特错的。以上就是书法学习的前两个方向,第三个方向就是,你说我想以后就搞古文字书法的创作,那就往汉以前走——秦,秦代是最标准的小篆,秦始皇统一中国,首先统一的文字:小篆。如果说还想再远古一点,金文、大篆、甲骨,就往前走,所以我说这个点很重要。这就是我给学书法的一个建议。

 

记者:书法本科十年办学的主要成就有哪些?

叶军1999年,我开始了研究生的招生,到现在已经18年之久。本科生真正招的第一年是2007年,到今年,正好十年。这就导致了我内心中一直有的一个想法,做一个纪念的活动。那现在我刚好就可以把这次的三校合展当做我内心的一个小纪念。本科的这十年来,实际是湖北美院的一个弥补,我们学校本科没有这个专业,用本科的十年做了这样一个事情,把书法学这个专业从湖北美院建立起来。这就是我在湖美工作多年来,比较骄傲的一点。研究生这一块呢,我就很希望建立一个研究生导师品牌,比如说我们的书法实践、书法理论,今年又将增加一个周瓒老师,书法书论方向。建立起这样一个导师品牌,这样的话就是书法研究的一个高端格局。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是笔者一个私人的问题。因为想提升自己的字,对书法也稍有练习,途中一直有一个疑惑:有一部分人让练习的时候直接描红;有一部分人却反对描红,更提倡直接临摹。对此就想请问一下教授,应该遵循何种方法呢?

叶军:描红与临摹其实都是学习的手段,并没有被分成两个部分,它只是一个先后顺序的问题。你可以跟着字帖描,也可以对着字帖临,这只是取决于你自己的选择。对着字帖描的话,你就要注意看它的笔锋,运笔的问题,跟着写,跟着学。对着字帖临的话,要求的同样是注意观察学习字帖上的运笔、笔锋的问题。只是要注意一点,千万别犯了对着字帖依旧写自己字的问题,那样你临千万遍,字也不会提升,因为你只是写了很多遍你自己的字而已。

                                                                                           本文根据录音稿整理

 

作品欣赏(部分)

叶军 教授  秋眠 国画条屏 137cm×34cm

 

 

叶军 叶军印存 印屏 137cm×34cm


 

韩天雍教授  水调歌头  篆书   248cm×124cm

 

刘灿铭 教授六朝写经选 小楷斗方 19cm×19cm

 

 

周赞 王维诗《终南山》 行书条屏 136cm×34cm

昙华林校区:武汉市武昌区中山路374号; 邮编:430060
藏龙岛校区:武汉市江夏区藏龙岛科技园栗庙路6号 电话:027-81317000; 传真:027-81317011; 邮编:430205
版权所有 2012 湖北美术学院 Copyright © 2012 HIFA.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50089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