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的价值:吕佩尔茨与周韶华双个展”学术研讨会专访
信息来源:湖北美院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7-09-14 阅读次数:

新闻网讯  2017年9月11日下午,心智地图的异象艺术家马库斯•吕佩尔茨与俯仰天地周韶华共享的价值学术研讨会在在武汉设计之都客厅翟雅阁博物馆举行。马库斯▪吕佩尔茨是德国新表现主义代表艺术家之一,而周韶华亦同样是中国画气势派的开宗创派者与理论建树者,时值双个展开幕前夕,两位艺术家在同一个空间进行艺术的对话,带来的不仅是关于艺术本身的讨论,亦包括了不同的社会、文化为艺术带来的灵感以及对艺术的塑造。学校新闻中心学生记者亲临现场聆听了这场中西艺术碰撞对话会,并现场采访了部分嘉宾及与此次双个展相关的艺术人士。


访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王春辰



记者:就吕佩尔茨和周韶华的作品来讲,请您谈谈当代艺术如何在传统的基础上进行创新?

王春辰:其实绘画无所谓传统非传统,就像吕佩尔茨的画,他也是传统的,从艺术语言的形态来讲,艺术在发生改变,就从油画本身或者中国的水墨绘画来说,这两种绘画都包含了当代和传统的一种结合。就比方说一个活在今天的艺术家,如果是一个有创造想法的人,他不可能完全停留在过去,我们现在也知道有很多的画家,比如画水墨画的,他完全按照古典的方式也就是所谓过去的方式在创作,那么用过去的方式创作,如果不加入自己的风格与语言或自己的创造,它就没有多大的价值,就是一个重复性的工作。从今天的另外一个角度来讲,任何一种绘画都是需要创造的,是需要重新加入这个时代的人的理解,甚至说,你可以很自由的去探索,不受任何的障碍和限制。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完全可以从吕佩尔茨的作品中体会到,他没有任何限制,是一种自由的表达。我认为这个背后实际上是一种语言,语言本身是一种表象的,更深层的是作为一个人对这个世界的把握和感受,每一个时代的人对这个世界的把握和感受都具有时代性,今天的人们会想到宗教、战争、自由和生与死的问题,而吕佩尔茨的作品包含了大量内涵的东西,他的作品具更多的是人文概念,包括其中的宗教、神话故事等,而周韶华的作品更多显示的是中国传统文化,比如中国的山川地貌,中国的古典山水文化,他的很多作品的表述、一些文字说明是个人的记忆,并且它有一些关于自然的情感以及看天看地的自然景观,表达的是一种自然哲学,所以两者不太一样。文化都在发生深刻的改变,是需要现在的艺术家以新的姿态来面对,艺术家要获得充分的自由,对现在的艺术家来讲,要获得极大的自由其实是一件特别难的事情。

(记者 周田颖)



访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 吴洪亮



记者:我们知道北京画院举办过非常多次精彩且高质量的展览,您认为做展览最重要的是什么?

吴洪亮:现在做展览其实最核心的是一种传播模式,也就是说在一个现场,无论是在一个旧厂房还好,还是一个美术馆,展览就是一个传播,沟通的方式,我们做展览的人最核心的就是要建构一个艺术家创作的作品和观众之间的关系,要把它处理好。当然还有一些媒介面的人,我们通过一些平台,比如报纸、网络、媒体去传播,这是一种宣传模式。

记者:您认为此次双个展会带来怎样的学术影响呢?

吴洪亮:这次是双个展,很有意思,双个展必须要建构某种联系,必须要建构某种话题和冲突,这个双个展并置的时候,两类艺术家的作品和思想能不能成为一个话题?这是双个展研究的前提。而且只要并置,前期研究体系就要出现,冀少峰老师告诉我这个双个展的消息,我很兴奋,我重新思考对这两位艺术家的知识系统的了解,周韶华先生,我们见的比较多,吕佩尔茨也不是中国人的生面孔,最近来中国的次数比较多,在北京出现过两次,再回头看他们的艺术态度,我觉得是有意思的。这两位艺术家是两位很猛的人,他们不是窃窃私语型的抒发,是在历史切片中很容易被看到的艺术家。展览明天开幕,吕佩尔茨的画我之前就看过,包括周韶华先生,也是非常熟悉,我相信这次对话形式的展览会是非常精彩的碰撞。    

(记者 杨蕾)



访江汉大学美术学院、设计学院院长 王心耀



记者:此次双个展作为华中地区高规格的展览,您觉得在国内外业界同行中有怎样的影响?

王心耀:这个展览的艺术家周韶华和吕佩尔茨都是八十年代的大师的表现主义代表,不同的是表现方式不一样,西方人称之为表现,中国人称为写意。两位大师是在不同的年代和不同价值观的情况下产生的,我们看到绘画上有很大的差异。在80年代的时候,吕佩尔茨先生对当代进行质疑,要回归到传统,他需要把极简的做得很复杂,周先生是在特有文化背景和历史背景和在改革开放背景下的八五新潮的开创性领军人物。看了作品之后我们觉得东西方文化差异很大,价值观不一样,思维方式不一样,陈列方式和吸收的营养也不一样,但通过这两位大师的对话我们对不同的文化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这种对话研究对于当代学美术史的来说是一个范本,我们从现实角度进行对话,通过对现实和那个时代发生的东西进行比较,对于问题和历史的研究非常有意义。

记者:您刚刚有提到中西方传统文化的差异,那么在您看来周先生主张民族的自信和吕佩尔茨先生对传统文化的重视与回归又有着怎样的异同?

王心耀:这两位艺术家放在一起,在同时代,由于环境不一样,场景不一样,发生的概念就不一样,周先生更多是在中国文化传统下找到民族的自信。俯仰天地,对自然和博大精深民族的自信,要振兴,而且与他的经历有关系,博大的胸怀,集体主义的民族观,充满了理想主义,民族自信的代表,周先生的整个主线,对自然也好,对秦汉文化的回归,对仰韶文化的关注,都是想从民族这条线达到振兴中华来改变。吕佩尔茨有自己的文化背景,由于制度不一样,更多是关注个人心灵和个人自由表达,从他的几个主题,不管是宗教的还是历史的,或者是神话故事的,从文学、哲学中获得的灵感,是基于他个人的自我表现。

(记者 杨蕾)



访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邵亦杨




记者:老师请问您觉得周邵华先生和马库斯·吕佩尔兹先生在他们绘画所想传达的内容上有什么不同呢?

邵亦杨:那有很大的不同,因为吕佩尔兹的绘画虽然看上去在形式上是没有突破,但是他还是非常有观念性的,就是他有他想反应的、所歌颂的、是反乌托邦的,就是有很多观念在里面。在具体绘画层面讲,还有他跟原始的东西的联系上,他的作品还是和西方的传统文化,一些老的东西,文艺复兴以后技术革新之前的传统的对话。当然周韶华的作品也是和以前传统的、远古的东西有一个交流的,这一点二者是有共同之处的。

记者:那他们的作品就是对于传统的一种创新的表达吗?

邵亦杨:不,并不是那么简单,他们不是简单地在传统的基础上做出创新,而是运用了全新的当代的语言来对传统的一个点的问题的表现。

 (记者 杨靖



访深圳美术馆艺术总监 鲁虹



记者:今天的会议上您和在座的艺术家们不断地提到创新和传统,您可以对对于现在的一些年轻艺术家提出一些意见吗?

鲁虹:我觉得现在的年轻艺术家有他们各自的文化背景,所以很难对他们提出观点。但我希望他们是能够按照自己的感受,按照自己的知识背景来进行创作。我们不能对他们进行任何压制,不能要他们怎么样。但有一点我们可以建议的,就是在现在商业化的背景下,他们可以加强一些意识交流,这个意识包括两方面,除了艺术的意识还有人文的意识,这可能对他们的创作会有一些帮助,这只是我的一点建议。

(记者 杨靖)



访深圳雕塑院院长 孙振华




记者:此次展览具有“直面大师”的意义,学生零距离感受大师作品,对于我们国内艺术类院校的学生艺术创作会带来哪些新的感触?

孙振华:我觉得他会带来一种不同的气息,现在我们可能是在观念、转型各方面强调创新的时代,我觉得吕佩尔茨是一个很特别的人,他其实很强调要坚守一个艺术家自己本体的立场,强调绘画性,强调绘画中的那种人本主义的色彩,我觉得他这种对艺术的坚定和执着,对艺术的态度,对于我们今天美术学院和教学提供一个新的维度。

记者:面对不同文化的交流和借鉴的过程,对于我们中国艺术类院校的教学、科研和艺术创作如何可以表现更好的国际化进程?

孙振华:我觉得此次吕佩尔茨的展览在湖北举办有个特别好的一个地方,就是和我们湖北著名的艺术家有个交流和对话,我觉得这个交流对话是特别好的,除了有利于我们更好的了解西方世界的艺术家,也可以通过这个活动让西方的艺术家更好的了解中国和东方,这种国际化的过程也伴随着地方性文化,其实只有在这种交流和活动的过程,我们才能更好的的把我们的文化推广。所以和周邵华老师联合起来做双个展,据我了解这在全国还是第一次,这是一个特别好的举措。

 (记者 叶诗慧)



访艺术批评家 段君




记者:您本身也是一位艺术批评家,你可以从您专业的角度来和我们谈谈吕佩尔茨和周邵华的作品吗?

段君:吕佩尔茨是表现主义最重要的代表,他和伊门道夫我觉得他们两个是最有加之的,但是他觉得自己是新表现主义的,他觉得自己和过去十几二十年代出的表现主义没有太多的关系,他也不认同这个观点,但我觉得他的表现主义成份还是很重的,而且他更侧重绘画的本体,比如在色彩上和他的雕塑上,在色彩上、线条上、造型上的形式是表现主义里面最强的一位,而其他的表现主义艺术家还是侧重在情绪或者那个时代人类的共同情感,但他更加的纯粹。而周老师肯定是我们中国画转型里面现代转型的一个代表性人物,他的作品给我的感觉是他是在寻求中西的结合。西方现代的因素在他的作品中表现的还不是特别多,他更多的是中国传统里的往回走,他寻求的是一种很雄魂的力量,比较反对元明清以来文人那种虚弱的气息,讲究回溯到宋或汉唐那种比较雄魂的东西,他所追求的价值在作品里面都有体现出来。我觉得他的作品还是更加的偏向传统。但是有一些现代的形式或者表现的手法还是比较现代。

记者:您也是一位策展人,对于此次活动你觉得会带来哪些影响?

段君:我觉得有两点,第一点是这个活动的理念非常好,他们两位都是非常强调各种不同民族和国家之间的交融所带给艺术新的创造,这是他们比较共同的一点,而且他们的作品都有更深的东西,不是强调革命或者大的转型和转变,他们还是和以前自身的文化发生关系,策展理念上是很有意思的。他们之间也有很大的区别,但是只有区别才让两个各展之间发生关系,所以策展人要强调共性和差异。第二点,我觉得从效果上来谈,表现主义在中国会有一定的刺激,因为表现主义对中国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影响很大,但是在2000以后表现主义在中国已经没落了,所以这次重提表现主义会对展览后期效果重新掀起表现主义和现代主义的回溯。

记者:此次展览是东方与西方艺术文化的碰撞,你觉得会有哪些亮点?

段君:我觉得还是在于全球化的过程之中,每一个不同民族之间的价值,究竟可以给对方提供什么。比如,吕佩尔茨上半年来过中国,他其实对北京的面貌和艺术家生活的状态,他都不是比较满意,他觉得已经比较全球化了。所以我们中国究竟可以给吕佩尔茨提供一个怎样的刺激,在我看来还是传统,因为我们中国当代的东西对他刺激还是比较少,所以我还是希望吕佩尔茨可以真正了解到中国传统中比较深刻的东西。所以,周老师他在他的作品与传统的具体分类,他推崇宋朝和汉唐,想克制元明清以来虚弱的美学,我想会对吕佩尔茨形成比较好的刺激。我希望吕佩尔茨老师可以区分性地了解到传统文化中不同的源流。对于我们年轻一代创作者来说,可以了解德国的传统,非常有一种政治和历史的帮助,让自己的创作和历史和这个时代发生关系,对我们年轻的艺术家会产生比较好的影响。

(记者 叶诗慧)



访中国美术报执行总编 王平




记者:周少华先生与马库斯·吕佩尔茨先生的对话展,也代表着东西方艺术的碰撞,您对这次展览有怎样的期待?我们应如何让中华艺术之美以现代的方式展现给世界?

王平:这几年西方架上绘画艺术家到中国展出作品的频率高起来了,而且有很多类似的交流展。中国水墨和西方油彩架上绘画放在一起可能更容易展开一个共同话题。都有着优秀文化传统的中德两国的优秀艺术家是怎么想的,他们怎么思考自己民族艺术和追求,他们之间有怎样的不同点?很容易展开文化交流之间的探讨命题。这次对话展在武汉举办相信对武汉的学生,美术爱好者都非常有帮助。至于第二个问题,其实德国的表现主义也有借鉴中国写意的表现手法,这两位在今天都是年龄比较大的艺术家,他们曾经经历过学院式的经历,虽然周韶华先生之前是军人,但是他也到学院去学习过,而且他们都有对于自己民族文化的深层思考,这一代艺术家的思考是值得当下艺术家去学习借鉴的,并能够从他们的探索中反思我们今天所做的艺术创作中的问题和我们可能能够展开的途径。

(记者 董雨墨)



访展览的总策划、湖北美术学院教授 徐勇民




记者:此次双个展作为华中地区高规格的展览,落地我校,将对本校学生的发展和学校教学有什么影响?

徐勇民:作为美术学院,它很重要的一个功能就是在传承当中来表达自己的艺术个性,表达自己对生活对社会对时代的看法,这里面也要有创新的动力。所以当我们面对吕佩尔兹的这些原作,面对周韶华先生的原作的时候,我们的学生会感受到一种表现的力量,这个表现就是他们对生活的表现,对社会的表现,对历史的思考,这是非常重要的。使我们的学生逐步从小我过渡到对大我,对社会的一种关注,这是很有意义的。而且通过大量的原作的观摩也能看到在艺术表达方面应该具备的一种能力。

记者:马库斯·吕佩尔兹先生和周韶华先生都是很注重本民族文化传统的艺术家,您认为中国传统艺术应怎眼借助现代文化推动自身发展?

徐勇民:吕佩尔兹先生评价周韶华先生说,感到中国画应该是非常传统的,但看到周先生的作品是非常现代的。那也就是说实际上中国画的发展应该注意现代的发展因素或者说动力,中国画的艺术它本身的容量才会越来越大,才会真正表达这个时代,才会为这个时代所接受,形成新的一种审美范畴。

(记者 董雨墨)

 


访德方策展人 范·齐格迈尔



记者:作为本次跨国展览的策展人,您的构思是怎样的?

范·齐格迈尔:本次展览展示了吕佩尔茨先生的很多作品。将这么多的精华作品都集中放在一个展位上,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通过这个作品展览就可以发现德国目前处在一个转变期,会有各种各样的转变。同样的,这些转变可以对现在正处于转型期的中国提供一些启示。而展出作品中大多都将历史传统用当代的新表现主义的形式表现出来,就能够对当今社会产生一定的影响。

记者:艺术文化从来都不分家,这次的跨国展览从某种程度来说也是中西文化的交流。您认为这会对我们中国学生以及我们所处的艺术文化领域带来怎样的影响?

范·齐格迈尔:艺术是在成长环境中塑造出来的,因此并没有一个所谓的国际化艺术。这个展览对学生来说最有意义的就是能够看到其他国家的文化,而且这个展览并不局限于绘画,也可以拓展到他的风格。就好像是到其他国家旅行一样,不仅可以看到其他国家的文化,还可以对自己的文化产生影响。吕佩尔茨先生的风格不仅是抽象的,他还同样是绘画实物的画家。这对于中国学生来说,就可以了解到欧洲的一些传统因素。而且通过吕佩尔茨先生的画作总是可以看出他的一些意图,从而去学到一些思想境界的东西。然后就可以自己去思考、反思,甚至学到一种不同的思维方式,再进行对比,这就是一种交流。中西文化是各有长处的,在进行相互对比、相互补充后,就构成了所在的社会。

 (记者 陈雨静)



访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殷双喜



记者:作为一个艺术工作者,谈谈您对传统文化和现当代艺术的看法。

殷双喜:传统文化是根,现当代艺术是在这基础上生长出来的。但是传统文化也要去梳理、学习、分析,而不是照搬。至于传统文化如何转化成现当代艺术,关键性因素取决于艺术家的认识。这二者之间是不矛盾的,连续性大于断裂性。

记者:作为一个高等艺术学府的教师,您认为这次双个展的举办会给我们学生带来怎样的影响?

殷双喜:这次展览在美院的美术馆举办是很不错的,希望学生们都能来看一看。因为这些作品大部分的创作高峰是在二十世纪中后期,它们反映了二十世纪的中西方艺术是如何思考、以及对全球化作出了如何的反应。这次展览的两位艺术家虽然艺术背景不同,但他们都从自己的角度,对传统、历史,和当代作出了自己的回应。而我们艺术院校的学生现在面临着更加复杂的社会状况,如何在这个复杂的社会找到艺术发展的道路?这两位大师级艺术家的探索之路是很有参考意义,值得去深入学习。

(记者 陈雨静)



访湖北美术馆馆长 冀少峰


记者:您认为这次展览最大的亮点是什么?

冀少峰:吕佩尔兹是德国新表现主义的大师,也是在二十世纪非常有影响的。因为德国的新表现主义和法国的新表现主义,还有意大利的新表现,它们都是并列的,就在这个时期影响世界美术的发展。他本人和他的作品能来到湖北确实是对湖北的文化艺术交流有很重要的促进作用,特别是对一个学校的美术馆来讲能做这种一线的美术展览。这种专业的美术展览,对于学校办馆的方向、办馆的条件,接待的水平都提出了一个挑战。其实它不仅仅是湖北美术学院的一个事件,更是湖北的一个文化大事。只是我们看的就是湖北美院迈出的一个小小的步伐,同时他又非常接地气,和湖北一个重要的艺术家周韶华先生进行联袂的展览,这个在国内也是不多见的,2015年吕佩尔兹曾经到过北京时代美术馆进行过展出,去年也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展出过。他也不止一次来到中国,今天能够和我们中国的一个本土艺术家进行联展,在之前是没有过的。像这种交流不是单向的,前面两站都是单向的,我们来讲他就是有一种文化的强势。对于中国来讲,中国有中国本土的文化。中国的文化怎么走出去,这是我们要思考的,这个展览最大的亮点就是它不仅平等地请进来,还平等的输出去了。这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他体现学院美术馆推倒了自己的围墙,它面向社会,面向公众,面向世界,同时面向未来。在面对未来发展过程当中,学院的美术馆,你的展览原创的品牌在哪?你的展览和其他兄弟馆的展览的差异化表现在哪?比如说中央美院美术馆,它有它百年的传统,有一大批包豪斯的产品,那么作为八大美院的重要一员,湖北美术学院美术馆,你的差异性在哪?我想可能这差异性就在通过做一个西方的重量级艺术家,一个中国的重量级艺术家,两方进行这种中西文化的比较。这种比较不仅仅是单向的,而且是双向的,我想这是一个美术馆它在未来的一个努力的方向。对比也不是非要做双联展啊,三联展啊,但是这种一中一西的办馆的方式,可能是一个很好的开端,我觉得这个开端可能会将持续的走下去,如果连续走十届,请十个西方的大师,推出十个中国的艺术家,那这个美术馆也是很了不得的,不要被艺术家的光环遮蔽了,而自己就陷入一个盲区了。

记者:我大概的看了一下这两位艺术大家作品,他们的作品形式和表现材料上有很大的不同,他们想表达精神层面的问题有什么不一样吗?

冀少峰:其实也没有,他们多数都是回归内心,回归自己的文化,重塑历史,都是从传统文化中寻找营养,又从这个当中和今天的精神进行转化,他们的传统文化和今天的历史现实有什么样的关联,对这个社会有什么样的思考。吕佩尔兹出生在1941年,二战爆发时期,周老在1941年已经参加了山东解放军的独立团了,两个人相差二十多岁,但是都经历了二战。战争的灾难对他们有影响,很痛苦。另外战后经济的复苏对吕佩尔兹有影响。而在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初期对于周老师有着很大的影响,这几个重要的历史节点对他们都影响非常大。在他们视觉表达中的精神性一方面回到传统,回溯历史,同时还要和作者的生存处境有密切的关系。在和生存处境有密切关联的当中,他们从文化母体中找到灵感,然后抒发出自我对精神的思考。这种思考是一种升华,它是从传统出发但没有完全回归传统,而是超越传统,从历史出来但没有完全重塑历史,和历史有很大的呼应。

记者:您刚刚的问题也提到了传统,那您是怎么在现当代的创作中怎么看待传统的呢?

冀少峰:传统和当今有一些是相适应的,有一些是不适应的。比如我们过去穿长袍马褂,一见面就是别来无恙。这肯定不适合今天,所以只有传统文明和今天的文明相适应,才可以去发展。并不是说所有的传统对于我们今天都是有意义的,把有意义的东西结合起来,就成功了。

记者:通过这次策展,您个人感受最深体会最深的是什么,能和我们大家分享一下吗?

冀少峰:此次展览比较难,要和资本博弈,要和各种关系博弈。因为展览是一个牵涉到方方面面的,你有没有充分资金,有没有很好的学术团队,有没有优质的服务,有没有一个好的工作团队,有没有好的展馆条件,这些都是需要考虑的。一个展览过程当中,其他都不重要,只要这个展览呈现过,里边有很多辛酸,这些辛酸中有些是分享的,有些是咽到自己肚子里的。但是在一个展览的背后,要知道团队的辛苦。这不是一两句话可以概括的,有些可能永远都是鲜为人知的,但是你要知道,不管什么困难,作品到了,展览开幕了,艺术家到了,就行了,就成了,所有的都不重要。

(记者 郭可乔)

(编辑 校新闻中心 摄影 张敬儒 董雨墨)


昙华林校区:武汉市武昌区中山路374号; 邮编:430060
藏龙岛校区:武汉市江夏区藏龙岛科技园栗庙路6号 电话:027-81317000; 传真:027-81317011; 邮编:430205
版权所有 2012 湖北美术学院 Copyright © 2012 HIFA.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50089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