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美记忆】老湖美人黄昶:在绘画与设计之间跨界行走
信息来源:湖北美院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5-23 阅读次数:

    黄昶,1939年农历8月4日出生于广东省深圳市。中国印刷技术协会会员、深圳市美术家协会会员、深圳市书法家协会会员。1960年高中毕业于深圳中学;1965年毕业于湖北艺术学院美术系工艺装潢专业,同年分配到市装潢设计研究所工作至1984年2月。1982年5月获“工艺美术师”职称。1984年2月从北京举家南迁,到深圳市美术广告公司工作,同年参与筹建中日合资企业——深圳天明美术印刷有限公司,并出任副总经理。同年,成功主持设计、制作深圳市彩车参加北京国庆35周年庆典活动,受到国家嘉奖。1988年成为深圳市首批《高级工艺美术师》职称获得者。1993年到深圳高等职业技术学院任教,历任广告系主任、工艺美术学部主任等。从事二十余年装潢设计研究工作,黄昶除了专业上颇有建树外,他的水彩、水粉画、书法艺术,花鸟画艺术、摄影作品也相当出色,不少作品在香港发表,颇受同行老前辈的赞誉。



    此次,借学校筹备百年校庆相关工作为契机,副院长刘茂平携美术馆、党委宣传部负责人、工作人员及新闻中心学生记者等一行专程前往深圳走访看望黄昶老先生,对于我们的到访,黄昶老先生表示极为高兴和感激。


结缘初始

    黄昶老先生回忆,在上小学的时候他就对画画和写作表现出浓厚的兴趣,高中时候适逢国家进入大跃进时代,他借校长批准的每月6块5角甲级人民助学金,买了为国庆献礼十周年的小说《红日》、《保卫延安》、《青春之歌》……随着阅读量的增加,文学水平也随之提高,他经手主办的油印校刊《深中通讯》用上套红标题,字体可以参考人民日报标题,校刊质量大幅提高而颇受欢迎。后来,因为日子艰苦,饭吃不饱,他就在课本空白的地方画满了馒头包子之类的食品来充饥,结果越看越饿,又改画老师,因画得像被老师和同学们传看。
    高三毕业前,在深圳水库峻工前夕,黄昶联同其他一起20多个人完成了一个壮举,在梧桐山半山上用石灰膏写上扣人心弦的大标语“移山造海,改造自然”,每个字400平方米。水库建成后,很长时间内人们乘火车上广州或下深圳,会看到这条气魄豪迈的大标语。在填报志愿的时候,校主任刘汝祥找到他说:“你是共青团员,要报考理工科类的大学,以服从国家建设的需要。”他表示愿意听从学校的安排,但同时也明确表达了自己内心对画画的一份执念,希望大学能够考上美院将画画延续下去,毕业后会从事理工科类的工作,为祖国的建设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
    全国高考结束,黄昶收到了湖北美术学院油画系5年本科录取通知书,虽然当时家庭经济艰苦,但是一家人全力支持,母亲送他到车站的时候,逢人问就答“送儿子去上大学!”透露着无比的自豪和骄傲。回忆到此,黄昶老先生向我们分享了一件“趣事”。“等我下车刚到武昌车站就受到当时学校美术系同学们的热情欢迎,结果阴差阳错,行李被两个不同班级的同学‘抢走’了,工艺装潢班的同学拿了我的被子,油画班的同学拿了我的衣服,我顾不了那么多便还是跟着自己的被子走,住在装潢班宿舍,一夜没有睡好,心里想我考取的是油画专业,怎么把我弄到装潢班来呢?工艺专业根本不了解,没有一点兴趣。” 
    黄老笑着说到:“第二天清晨,工艺系主任李一夫来看望新同学,李老师个子不高看上去很墩厚诚恳,操着一口浓重广东口音的湖北话直言道‘黄昶同学很对不起,从油画专业转到工艺装潢专业来了,可以谈谈你的意见和想法。’于是,我滔滔不绝的说起来,从小喜欢《伏尔加河的牵夫》、《列宁在十月》、《列宁在1918》、《儿子》等苏联油画名作,中学美术老师得知我考取湖艺油画系后,将老师在广东艺专上学时用过的油画箱、油画颜料、调色油等一整套油画工具传送给了我,我满心期望要经过五年正规专业训练成为一位名符其实的油画家,而且对工艺美术不了解也毫无兴趣,眼看美好愿望要成泡影,我心里痛苦。”黄老说,“李一夫老师和我同为广东人,当时李老师见我那样的心态,便结合其自身的专业背景,委婉的向我分析了国家的时代背景和人才培养趋势,未来会需要大量工艺美术人材,并建议我与其五年后改行不如从头开始学起,他鼓励我试学一年,如果适应了就学下去直到毕业。如果实在适应不了,也可以再转学油画或者国画、版面、雕塑等其他专业。”听了李老师的话,青年的黄昶在犹豫和徘徊中下定决心勇敢前行,向跨专业学习迈出了第一步,也正是这看似戏剧性的一幕,决定了黄昶未来人生的经历和轨迹。


求学往事

    经过一年的学习后,黄昶渐渐发现,工艺装潢专业需要学习的知识范围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广泛很多,诸如国画的山水、人物、花鸟、工笔、写意画都有涉及,不仅临摹了黎雄才的山水、关山月的梅花、上海程十发的写意装饰人物等大量作品,课堂教学更是受益匪浅。黄老回忆:“当时,工笔课张典芳老师传授了各式鸟卉人物画的画法,书法课是由武汉市著名书法家曹立庵先生任教,商业美术课程由刘艺海先生教授美术字,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刘艺海先生的宋体字、黑体字都写得十分秀美。当时我最深刻的体会便是幸运,能够在专业艺术院校里接触到这么多知名大家,能够接收到如此专业的教导和训练,方方面面都彰显了学院强大的专业实力。”黄老还谈到“开学不就,学校在大学部教学大楼举办了一次教师优秀作品展,油画、国画、版画、雕塑、装潢、印染服装等各个专业应有尽有,各显神通。其中,油画专业的展品最为震撼,杨立光的肖像画、裸体人物,刘依闻的人物写生,对我们这些刚进入艺术院校大门的学子来说,带来的视觉冲击和艺术感官终生难忘。”
    黄老感慨:“当时真的很庆幸自己能够在这样浓厚的艺术氛围下学习,每个人都是相互感染的,我们在学习上也十分努力。在湖艺上学那几年,我属于画画不要命的学生,那时候临摹刘文西的白描,从晚上画到天亮,半夜里学校巡逻的安保人员过来到画室门外拿着竹竿敲门催喊怎么还不关灯?我总说再画一会儿再画一会儿,因为没有手表,我以为才11点多,结果巡逻的人告诉我已经将近凌晨4点了。”“由于在深中多年负责编辑《深中通讯》及校内外各类板报,这些工作让我的书写能力受到极大锻炼,功底自然比一般同学要强一些,后来上创作课,我的书写能力得到充分显示,直到毕业后,在北京装潢设计研究所工作近20年,期间有六年的时间我坚持每天练字一个半小时,书写造字能力一直成为同事们心目中的佼佼者。”这种忘我的创作激情和坚毅执着的习惯作风一直贯穿着黄昶的创作生涯,直到今天也仍没有丝毫改变。


雄鹰展翅

    1984年,黄昶从北京应聘回到深圳市文化局下属美术广告公司工作,当时公司正筹备和日本人合办一家现代化印刷公司(当时号称深圳市印刷界四大家族之一的深圳天明美术印刷有限公司),因为在北京工作期间长期接触印刷技术工作,拟派黄昶出任该公司副总经理职务,负责筹建该公司。与此同时,文化局美术广告公司又接到市委市政府下达的重要任务,负责设计制作深圳市一部彩车,参加当年北京国庆35周年庆典活动。被召参与这项任务的5位设计师都是当年从北京市装潢设计研究所招聘来的设计师,黄昶不负众望承担起设计组组长的重任,主持彩车设计及监督彩车制作,并负责参与国庆35周年彩车顺利通过天安门广场的检阅庆典活动。
    接到这个任务之初,黄昶认为“如何用彩车展现改革开放的深圳”是一个很抽象的概念,起初几天黄昶连同设计团队一直在办公室苦思冥想却没有任何创意思路。一天,黄昶设计团队一大早来到刚刚封顶的深圳国贸大厦楼顶,当黄昶看到脚底下面的深圳,纵横交错的城市建设格局,再看东边旭日东升,晨曦像一个飘带向远方飘去。立刻,毛泽东的诗词《念奴娇·鸟儿问答》在脑海里挥之不去:鲲鹏展翅,九万里,翻动扶摇羊角。背负青天朝下看,都是人间城郭。他一下子有了构思灵感,对身旁的伙伴大声招呼:“有了,我有了绝美的构图。” 于是,黄昶及其设计团队为彩车设计了李苦禅的大鹰造型,大鹏展翅迎合深圳的鹏城寓意,并在广州造船厂加工制作。

    彩车造出来,拉到北京参加9月29日的彩排,黄昶当时接到上级指令必须确保彩车在天安门前通过不出现任何事故。可偏偏不巧的是,彩排当天,还没开到天安门广场,彩车就“趴窝”了。“当时我吓得浑身出虚汗,把里面的毛衣毛裤都浸透了也不知道,赶快查看故障原因,发现是道路不平陷在里面,等到彩车重新上路,一颗悬在半空的心才落了回来。”1984年国庆游行队伍中,深圳彩车出现在邓小平画像后面,顺利走过天安门广场。在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受到国家嘉奖。很多国外记者捕捉到这个彩车的非凡意义——深圳走改革开放的路子不会变,而且要一直走下去。


    黄老谈及后来的职业生涯,他又调入深圳职业技术学院任教,并为学院创立了广告系、工业设计造型、服装系、花卉园林系等,后合并为工艺美术学部。

    2010年,时值湖北美术学院90周年校庆,母校邀请黄老来校举办书画展。黄老直言:“我深知其中的难处,作品质量不高不敢去,作品数量不够不敢去,没有压阵的大作品也不敢去。正当犹豫不决之际,一位我安徽的同学打电话说可以给我提供一张好几米没有间隔的大宣纸。这下我有了底气,挥毫创作了一幅八米长的《群鹰图》,画作高1.64米,长28.8米,内有168只雄鹰。最终,我携带《群鹰图》和其他书画作品在母校举办了个人画展,并引起不小轰动。”同年,《群鹰图》载入湖北美术学院校庆90周年老一辈艺术家作品集。



《群鹰图》局部


寄语母校

    临近采访结束,黄昶老先生对即将100周年诞辰的母校以及青年学子们表达了他的祝福和期待:希望学校越办越好,培养越来越多的艺术人才,为祖国建设的贡献越来越大,成为全体湖美人的骄傲。同时,黄老也指出,要做到这一点必须经过一代又一代湖美人的共同努力,时代在发展,艺术教育教学的理念也要因时而变,追求艺术性同时也要注重其功能性和实用性,创作符合生产规律、生产工艺和成本效益的作品,才能得到受众认可。他还希望新时代的湖美青年学子在学习中勤奋努力,继承和发扬老一辈湖美人不屈不挠,奋斗上进的求学精神,创作出更多更好讴歌时代的精品力作。


后记

    听黄老讲述其几十年的艺术生涯,他反复强调无论是绘画还是做设计都要打牢扎实的基本功,在当年生产设备不完善的情况下,很多东西都是自己亲力亲为,纯手工绘制以追求印刷的效果,也正是因为这样一笔一划一步一个脚印才能在众多的作品中脱颖而出,要戒骄戒躁,不要求一时之快,走得慢才能走得远。

    黄老在退休之后,仍然保持着高昂的创作激情,还积极地在自己所处的社区开办了画展,受到居民和行业内艺术家的一致好评。他说:“自己既然处在当下的环境中,就必须得做点事情,只要老百姓说好,孩子们爱看,我就觉得有意义。好的作品的艺术生命力必须是扎根基层,为人民群众所喜闻乐见。”黄昶老先生用行动和时间向我们述说了何谓艺术的执着与坚持,同时老一辈湖美人身上不忘初心,努力奋斗的精神也将激励新一代湖美人披荆斩棘,奋勇而上,为下一个百年创造新的辉煌。




    在此感谢黄昶老先生应邀接受我们的此次专访,感谢校友李红兵先生在采访前期提供的联络和协调,感谢深圳校友会为此次专访提供的帮助,在此也祝愿黄昶老先生身体健康,保持其创作激情和艺术活力。

(文:海阳 望肖远,图片由黄昶老先生本人提供)

昙华林校区:武汉市武昌区中山路374号; 邮编:430060
藏龙岛校区:武汉市江夏区藏龙岛科技园栗庙路6号 电话:027-81317000; 传真:027-81317011; 邮编:430205
版权所有 2012 湖北美术学院 Copyright © 2012 HIFA.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50089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