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美校友】李松:潜心史论艺海 悟道文化真知
信息来源:湖北美院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8-12-21 阅读次数:

    “艺术是什么?”“如何判断艺术作品的价值?”“如何认识艺术史?”几乎每一个从事艺术活动的人都会反复思考这些问题。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李松(笔名李凇)同时也是湖北美术学院楚天学者,他早年在湖北美院学习艺术,从此一生与艺术和艺术史结缘。近日,李松教授回湖美讲学,我们对他进行了一次短暂的采访。


李松教授


一  结缘湖美——痴迷于美术史论
    李松在湖美学习的是师范专业,对国画、油画均有涉猎且学业优异。当时的梦想就是做一个杰出的画家。80年代中期,在“八五美术新潮”的影响下,李松开始对西方当代艺术理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最大的变化是美院的学生开始读书了”。西方的当代艺术和理论对中国艺术的规则、方式、传统等等都产生了一系列的冲击。作为新潮思想先锋的《美学译丛》,被李松视若珍宝,在众多前沿的学术思想和崇尚读书的艺术风气下,李松阅读了大量的艺术和哲学类书籍,“当时我们共同的期待就是多读书才能成为优秀的画家”。不同学派的观点,多元化的视角,以凝练的方式汇聚到各类书籍上。而李松便跨越时空与众多大师交谈请教。这些承载着众多大师学者心血的书籍与杂志,为李松构建了更为广袤的知识储备,也使得他能以更全局的视野和前沿的思想去眺望艺术的灯塔。
    毕业留校后,李松在彭德先生任主编的《美术思潮》兼职做编辑工作,“编辑工作这样就更加促使你去读书、想、思考问题。”在编辑过程中的困惑让李松更具目的性的阅读某一领域里的专业书籍。于是在美术历史的文化脉络中,李松又以更加明晰的逻辑关系,全面入微的将各个观点剥茧抽丝的体现出来。“我当时的想法就是继续读书,然后才能当更好的画家,提高自己的认识水平。”只注重技艺的雕琢而全然不顾艺术思维的构建与审美能力提升的画者注定只能成为一名画匠。虽以“匠人精神”投入一件事情,将他做到极致也是很多艺术工作者所追求的。但完全不具备自己独立思想的一味照搬原形也仅仅只是戴着枷锁跳舞。只有在博览群书后,在了解更多的思维构想后,拥有独立的思维创造力,才能在艺术的大道上一往无前。“画家与画匠的区别就是读书的多少”,李松的话就如黄钟大吕,鞭策着后辈。
    在提及恩师阮璞时,李松无不流露出追忆的目光:“阮老师对我的影响贯穿了我的一生,他的课我都会非常认真的听,我在他课上做的笔记至今都有保留,在我教学过程中拟写备课提纲的时候都会用到它。”阮璞老师授课并不是笼统的概括大纲,也并不追求生动与趣味性,但都是具体而微的,以辩证的思维和求实的思想去探寻,考据美术史。其方法正如他在《画学丛证·自序》中所说:“余治美术史,致力于中国画学研究,颇有取于清代考据学家无征不信之治学方法”。在恩师的影响下,李松也以追求真实性、客观性的学术精神带入美术史论的研究。历史是不为人主观意识所转移的,所以尊重历史的客观性,拨开层层迷雾探索其历史真相才是作为历史研究者所致力追求的。

    在新潮美术的影响下,面对李松“知识结构停留在五、六十年代的老师弄能否带好八、九十年代的青年”的疑惑,阮璞先生从艺术的原点性为切入点,在根源性的文化传承与经典是值得反复推敲的论据下为李松老师解惑答疑。实事求是的学术风气,每每从细微处入手的思维角度,注重细节,事必躬亲的实操精神,在阮璞先生一流的学识文章和治学精神光辉照耀下,李松秉承着恩师的学术风骨进行学术研究。


1982年暑假李松在荆州城画写生


二  感化古都滋养——艺术之旅崭露头角
    随着对美术理论方向的执着追求,1986年,李松负笈西安,攻读美术史论的硕士学位。在西安,李松依然保持着读书的习惯,数年如一日的研读不同领域书籍,思辨精神与优秀阅读习惯的结合使李松老师拥有了更加广博的知识储备。
    初到西安美院的李松被老师推荐做绘画研究,从小拾笔不掇且本身具有深厚绘画功底的李松本应对此是轻车熟路。而西安独具特色的历史文化传承与宗教艺术,让李松感受到了独特的人文主义情怀,受到这种独特地缘魅力的感召,祖国西北的石窟文化深深的吸引了李松,他毅然选择了今后将陪伴其一生的宗教美术史。改变研究领域,是一项非常需要勇气的决定,放弃原来自己的优势,去开展,发掘新领域的研究,需要的不仅仅是孤注一掷的胆识,更需要秉烛夜读的决心与毅力。“你本来是想读更多的书,当更好的画家,但你现在研究是领域和之前绘画的关系不大了。”放弃自己的长处去选择新的路,既是李松过人胆识的体现,也是对发掘传统文化价值的使命感与强大文化自信的展示。
    面对初期跨专业不适应的困惑,李松给出了“你得坚持,坚持走,就这样慢慢的就会成为你的优势项目,而当他成为了你的强项后,你就会更想去坚持了”的求艺智慧。古往今来,哲学家、宗教家、艺术家所追求的本质都是一样的,只是因为所处时代的迥异与历史现状的差别,便呈现出不同的表达方式。但是他们终极的目的,就是在历经曲折磨难后找到适合自己的视野,找寻到一种更深层次的信仰,在艺术思想与审美感悟的启迪下,不断的思考,体验,感悟,赞颂,释放自由的灵魂,显露出耀眼的光芒。

    长安这座古都,给了李松学术研究格外丰厚的滋养。此后,李松以西安及其附近为中心,以佛教、道教为主线,兼及其他宗教,开展了一系列宗教美术史研究,论文集结成《长安艺术与宗教文明》一书。其中,与日本著名美术史专家曾布宽川商榷唐代造像中阿弥陀佛身份认定问题的论文《论唐代阿弥陀佛的否定问题》,在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的论文奖评选中获得了最高奖。“李凇”这个笔名也从当年的“崭露头角”,逐渐成为中国宗教美术研究中一个颇具分量的名字。


 专注宗教艺术——被遮蔽的琼楼玉宇
    石窟艺术的本质是佛教艺术,它反映了佛教思想发生发展的过程,他所创造的神龛塑像及其各种故事形象,都是通过具体人的生活形象所创造出来的。无法隔断与其相应历史时期人们生活发展的联系。它没有直接的反映社会生活,却曲折的映照了各历史时期、各阶层的生活景象。“寂而常照,照而常寂,动静不二,直探生命的本原。禅是中国人接触佛教大乘教义后体认到自己的心灵深处,而灿烂地发挥到哲学境界与艺术境界。静穆的观照与飞跃的生命构成艺术的二元,也是构成禅的心。”宗白华先生以禅为本心,揭示宗教与艺术的二元关系。而一件件神龛造像,一幅幅壁画石刻,仿佛都在以静穆的关照书写宗教题材的普罗教义。
    石窟文化受到印传佛教与藏传佛教的影响。造像结构与形状往往在不同地区有所差异。“石窟文化实际上就是一种中外文化的交流,我们站在更高的格局上,深究外来文化如何在中国生根,如何与中国文化互动。这是一个值得研究探讨的命题。”从纹样图案的变换,图像志与图形学的深究,李松以石窟文化为切入点,深究中外文化交汇的碰撞与并蓄。
    艺术史研究,尤其是宗教艺术研究,是一门看似浪漫、自由,实则艰辛、寂寞甚至枯燥的学问;作为一个学科,又正受到来自诸如考古学、哲学、文学等学科的“入侵”与影响。新材料、新方法层出不穷,令人目不暇接。李松用他一贯的执着、严谨、求真,在仙云艺海中拨开迷雾,探索真知,走出一条独具魅力的艺术史研究之路。

    “我的研究追求历史的原境、它的本来状态,尽量地避免一些比较主观的一些理解、解释,原境性的研究实际上类似于追求客观的真实性,这也是我所追的目标。”艺术理论的研究需要清晰的逻辑思维梳理和严谨的调查考证,实证性的研究是进行系统理论阐述的必要条件。李松在提笔前,对各种思路的解构,梳理与分门别类。在列出综述性提纲之前对事物整体状态的构想后,以全局把控意识与宽广的视野完成论文的编撰。“你得有一手的材料,尽量客观的去评析它,将自己的素材范围局限于画册书籍的话便不可避免的会受到他人观点的影响。”李松给我们分享了他曾经跨专业通过整理阅读大量材料,梳理后编撰后完成了一篇印度佛教的综述性文章,而交给他当时的导师王子云先生审查时,却被先生一眼看出并未去过印度。“所以后来我再写的东西都是我去看过的东西,实地亲眼目睹过的一些东西,这些东西你才能写得自己有认识、有体会,而不是人云亦云,不是去抄书、抄别人的观点,你才能有自己的想法,所以这是很重要的一个起点性的要求,这样就给你定了一个方向。”在不断的实操与研究下,实地考察与研究也成为了李松的一个强项。


2008年11月李松在湖北武当山考察明代雕塑


四  博采众长——传承中国艺术精神
    在大数据快节奏的时代背景下,通过媒体交互终端,每个人都能便捷的了解到所有的信息,东西方的生活方式也已在相互融合之中,艺术呈现着多元化与趋同化并行的局面。而近现代由于西方经济实力的影响,让很多人产生了对西方“外国的月亮圆”的盲目推崇,这种从众跟风的心理和民族虚无主义的错误思想使很多,特别是年青一代,对民族传统文化不抱信心。西方文化固然有可取之处,但东方文化与精神的包容性与延展性却是迥异于西方文化的。传统文化历经数千年的沧桑巨变发展到今天,艺术魅力依然光彩照人使人觉得常见常新,在这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生长的艺术奇葩,蕴含着华夏儿女的信仰智慧,思想感悟与审美习惯。

    李松感慨道,应当把传统文化和西方文化摆在同等的位置上,不亢不卑。不妄自菲薄,盲目排外,也不能夜郎自大,完全不吸收外来文化,以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精神去面向世界。以传统的精神为本,并加以创造,加以变革。


五  执着于艺术教育——希冀美院新时代
    “就综合性大学身优势与特色而言,我们拥有各个学科专业的研究机构与教授学者,如何促进相近门类的学科合作,使多院系多学科齐驱并进,形成互补的良性互动局面,是我们应该不断致力发展的。”陈振濂先生在《先学后术,以学带术》中对综合院校跨专业合作做出的论述与李松不谋而合,李松强调,“美院的优势就是艺术与实践更贴近一些,而综合大学会有更大的知识环境。”艺术学院的学院派教学更重实践,更能感同身受大师创作时的心境与思维,站在第一人称的视角去触摸画布,直观的可视化经验使得他们能够更贴近艺术家创作的思维。但综合性大学交叉的学科视野往往从社会的、历史的、民俗的、宗教的等多维度多方向去获取信息,整体上理解艺术与文化。甚至良好的外文基础能够使他们更便捷的了解异域文明中的论据与思想。而这两者就形成了某种意义上的互补。
    在被问及对现当代年轻人的看法时,李松欣慰地说道:”现今的很多年轻人都很优秀。总体来说,就是他们有一个顺利的学习过程,在一个正常的学习轨道之上。“如今的年轻人在进入大学之前有着较好的基础。然而全社会普遍的功利性和学科的浮躁性,却影响着他们的文化深度与厚度。”当中国社会从农耕文明向现代工业文明转型时,急速的城镇化进程,社会结构的变化转型,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使人们生活方式与思想方式产生变化,社会陷入了金钱至上的物质主义的迷沼。
    许多年轻人“他们所考虑的往往是就业的问题,不会像以前那样单纯。”普遍浮躁的社会风气使得很多优秀的艺术工作者,戴上了有色眼睛去审视艺术,将艺术作为他们的摇钱树和聚宝盆。也许带着功利目的并非纯粹的艺术可以在社会中牟取一席之地,获取生活的基础条件,但往往难以登堂入室。一个人真正的幸福是从远处凝望光明,朝它奔去,就在那拼命忘我的实践里,才有人生真正的充实。应对这种危机和窘境,李松认为应对之策首先是有远大的目标,树立历史感和社会责任感。找寻正确艺术观。“我们要做这方面得要让人有沉得下来、真喜欢,喜欢你研究的这个对象,其次是研究者具备一种时间和空间的想象力,对视觉形式的理解能力。你真的要喜欢这些东西你就可以持续做、长期愉快地做、不计较功利地做。”自由,自在,是中国历代知识分子所追求的精神境界,现在大家都在注重物欲的东西,而物欲束缚人真正的自在,精神层面上的满足才是大家真正的向往。
    毕业三十余年,李松重回母校,在感慨湖美发展变化的同时也给母校提出了建设性思维:拥有着深厚历史底蕴的湖北美术学院其前身武昌艺专是中国最早的三所艺术专科学校之一,在近百年的历史里,教授学者云蒸泉涌,大师宗匠灿若繁星,在艺术创作与艺术教育方面都结出了丰硕的成果。李松指出:作为新时代的湖美人,应该珍惜并激活这个宝贵的百年历史资源,应当传承湖美历代大师学者的风骨与本性,使湖美优秀传统重上新的起点,再现辉煌。

    李松自1981年进入湖北艺术学院学习,至今已有三十八年。他所钟情的中国艺术史与宗教文化研究,从荆楚文化走出,传承了阮璞先生实证、细腻、追求历史原境的研究考据方法。直面视觉艺术材料本身,关注艺术形式本身的逻辑与涵义,拂去历史的尘埃,建构民族艺术的轨迹。在这个不断追求和实践的过程中,艺术的光芒和艺术史的诱人之处得以呈现,文化的自信心得以确立和归位。而他自己的心灵也同时得以愉悦和升华。


附:李松简介

    李松,笔名李凇,艺术史博士,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德国海德堡大学东亚艺术研究所Heinz Götze讲座教授。

    1984年毕业于湖北艺术学院美术分部(今湖北美术学院)、1989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获硕士学位,1999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获博士学位。1990年至2003年任教于西安美术学院,2003年10月调北京大学任教至今,其中2006-2015年任美术学系主任。

    主要研究领域为中国艺术史。多年坚持实地考察和对艺术品实物观察,学风朴实,视野开阔,授课生动幽默,深得北大学生欢迎。近年除了持续关注的中国宗教艺术外,还涉及岩画、汉代艺术、书法、墓室壁画、明清宫廷绘画、民国时期敦煌艺术考察活动等多方面。李松教授的研究以实地考察为基础,围绕视觉材料本身展开。在细微的图像比较基础上,通过对视觉形式的拷问追寻文化内涵,以求得对历史原境的整体理解。在写作和解读方法上,探讨一种体现艺术史学科视角、视野开放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新艺术史学写作风格,探寻“中国图像逻辑”之路。

    主要个人专著有:

《神圣图像》,人民出版社,2016年3月;

《中国道教美术史》(第一卷),湖南美术出版社,2012年11月;

《长安艺术与宗教文明》,中华书局,2002年;

《陕西佛教艺术》,第一版,艺术家出版社(台北),1999年;第二版,文物出版社,2008年; 

《论汉代艺术中的西王母图像》,湖南教育出版社,2000年;

    1999年获“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首届美术学论文奖”一等奖;2002年获“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学术(著作)奖”;2009年获文化部颁发首届“中国美术奖-理论评论奖”。2013年获“北京大学第十二届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一等奖(每四年评选一次)。三次获得北京大学教学优秀奖。

    有论文被译成德文、日文、韩文发表。


李松部分获奖证书


昙华林校区:武汉市武昌区中山路374号; 邮编:430060
藏龙岛校区:武汉市江夏区藏龙岛科技园栗庙路6号 电话:027-81317000; 传真:027-81317011; 邮编:430205
版权所有 2012 湖北美术学院 Copyright © 2012 HIFA.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50089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