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美精神之湖美人】毛春义:充满造物精神的创作世界 从传统中走出的未来匠人
信息来源:湖北美院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8-05-23 阅读次数:

    毛春义,生于1958年,浙江奉化人。1981年考入湖北美术学院工艺系染织专业,1985年毕业并留校任教。长期从事美术创作、服装艺术设计、服饰表演艺术的教学与研究工作。现为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学术委员会专家委员、武汉市服饰时尚联合会副会长、武汉市模特协会专家,湖北美术学院服装设计系教授、硕士生导师。长期从事美术创作、服装艺术设计、服饰表演艺术的教学与研究工作。



    作为中国“85思潮”美术运动中的湖北部落•部落美术群体的代表画家之一,其作品在《美术》《美术思潮》《中国当代美术史》《中国现代艺术史》发表介绍。多篇学术论文发表于《中国服饰报》、《服装设计师》等重要刊物。著有《服装设计》、《服装展示》及《扇中掌故——存一堂藏书画折扇考释》等教材和学术专著。



    近日,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记者对毛春义进行了专访。


数年如一日  强学而力行
    在毛春义的年代里,艺术还没有源为独立的高考模式,为了学到一门受益终生的手艺,毛春义开始接触艺术。于是,在那个“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年代里,毛春义怀揣着对艺术的浓厚兴趣与对未来的无限希冀而独辟蹊径,选择走上了艺术道路。“练出一双灵巧手,无限风光在前头。我学美术的想法很单纯与质朴,是为了有一技之长和找到一份好工作。”而在艺术教师资源极度匮乏之时,为了梦想,他只身寻名师,访高友,通过多年对每位老师艺术涵养的汲取与在少年宫及校美术班几年如一日坚持不掇的反复练习,为他在艺术及服装设计领域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到1981年恢复高考后不久,久经压抑的艺术种子怦然迸发,积蓄了多年的灵感与激情伴随着毛春义考入湖北美术学院,毕业后顺利地留校任教。
    85美术新潮即1980年代中期中国大陆出现的一种以现代主义为特征的美术运动之时,毛春义与湖美一群志同道合的年轻教师创建了湖北部落·部落艺术群体,作为群体的代表画家之一,在那一时期,他和群体成员坚持艺术探索和创作,除了创作极具时代意义与历史内核的画作之外,且作品也被《美术》、《美术思潮》、《中国当代美术史》、《中国近代艺术史》所借鉴收录。“我一直都没有中断过艺术创作,有幸在现代艺术史上留下的作品是因为‘85美术新潮’能够加入‘部落·部落’群体。”在毛春义风轻云淡的眉宇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位服装艺术设计师强烈的历史责任感。

    在偶然且可贵的机会下,毛春义被公派去国外深造服装艺术设计,他愈发注重东西方文化的交流与研究。在走出国门的日子里,毛春义学到了西方前沿的服装设计理念与材料运用的方法,同时在不同文化的滋养下,更深刻地理解了中国文化的价值,他以一件件作品展示了自己的艺术才华与学识修养,充分地展现了他的艺术追求、思想创意与娴熟的染织技法。他将西方新潮时尚与东方中国传统文化的内涵意蕴相结合,完美地诠释了文韵、艺术与时装的关系。而在得到诸多鲜花与赞赏的时候,毛春义仍谦逊淡泊,他把每次成功都当作一个新的开始,在服装艺术的道路上孜孜不倦的行走着,追寻着。

    毛春义不惧路途的遥远与艰辛,在不断的探索与追寻中,在远赴各地的学习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学习的过程中,他在每一块布匹上研究纱织的密度,印染的色质,纹样的特点与刀法的功底。起初毛春义一度痴迷于油画的魅力,但遗憾没能考上油画专业,最终进入的是染织设计,同时服装艺术设计的天马行空与设计艺术本身的未知性与突变型也深深地吸引了他。四年后,湖北美术学院开始成立服装系,于是毕业后果断留在了艺术道路上陪他行走的母校里,作为师者,将服装艺术传承下去。



阅读资料-1


阅读资料-2


阅读资料-3



筚路蓝缕  砥砺前行
    毛春义游走于设计与艺术之间,作为一名艺术家、设计学教授,他往往也在纯艺术的领域筚路蓝缕,砥砺前行。“在从事设计的时候,我也会进行纯艺的创作,因为我总觉得纯艺它是一种人对社会的构想和对前景的思考与希冀,任何设计都离不开纯艺术的帮助,正因如此,艺术家才能看得更深远而不是立足于现在,创造未来。”毛春义一直都没有停止对纯艺术的思考,他阐述了纯艺与设计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纯艺术能帮助设计,它对我们的思想架构与艺术视野会有极大的帮助。我们身在美院艺术与设计交融的环境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种氛围让我们在从事设计工作的同时能够的到纯艺术的滋养。进入湖北美术学院后,学院的包容性与自由的学术氛围为毛春义这样的一批教师提供了舞台,也正是这种二元化集两家之长的相互促进,使毛春义在艺术创作的康庄大道上一往无前。
    2006年,毛春义编撰出版了《服装展示》。在没有任何参考范本的艰苦条件下,毛春义通过不同的视角聚焦了当代服装设计师传统技艺的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以卖场设计、会场设计、秀场设计为切入点,在对传统文化资源与当代艺术创造关系进行探讨的同时,阐释了服装艺术对当代的感悟与践行,毛春义以前沿的视野与完备的艺术架构提炼衍生出了服装艺术的精粹。行文中不仅仅是对当代服装艺术的诠释,更展示了他的人生经验以及对服装设计的研究和渗透进日常生活的对于服装设计的实践与思考。《服装展示》这本书不仅仅凝聚了他多载的心血,更是以作为时装设计师对事业的执着与追求,本书中不仅仅是表现着他的技术功底和艺术才华,更可贵的是他作为中国优秀服装设计师为推动中国服装设计文化的神圣使命感与浓厚的责任心。

学富五车 博学多闻

    毛春义在以服装设计为中心之余,不忘拿起笔进行油画创作,创作的《窗外》曾获得湖北省第三届高等学校美术大展奖项。《窗外》是不经意看到窗外的景色,在废弃的老楼逐渐被拆除的旁边是一幢幢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破败与宏伟产生一种强烈的对比,面对时代的变迁,毛春义就忍不住记录下来。《窗外》同时也表现了毛春义有感于时代的变迁和生活的发展,新旧交替的发展轮回,重点也想用画作来表达他对环境的思考。在城市化的过程中,人们对环境的破坏是不容忽视的,想以此来聚集一种精神力量,在城市与大自然面前形成一道无形的围墙,呼吁大家来保护大自然。在介绍画作的同时,毛春义表示将会以此为主题,为了展现城市的变迁再进行系列创作。

      毛春义的油画,形的延展性与对景观的编织与改造相呼应,在其导入社会、历史、文化、人性的多样话题,形成了富于认知意义的绘画景观。通过对城市现代化历程的追述和想象,构建出关于中国现代性起源及演进的视觉叙事。在为师者的同时,毛春义以中国传统文化的浸润与滋养下得以用更深邃的目光来打量服饰,审视它的文化内涵和永远都不可能被发掘穷尽的价值。        


  毛春义《谧》1986年 画布油画 90cmx100cm发表于《美术》1986年2期,《美术思潮》


毛春义《色空》1986年 画布油画 90cmx110cm


毛春义《窗外》2008年,布上油画160cm×140cm


非物遗产  永为流传
    毛春义对文物收藏也富有浓厚的兴趣。在工作之余,寻找,收藏文物仿佛已成为了毛春义的习惯。而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一把被拆散的扇子出现在了毛春义的视线里,破碎的扇面与精巧工整的扇骨雕花,这种散发着古朴气息而极具形式感的扇骨深深地吸引了他。折扇是中国的书画折扇,同时分为两面,扇面是纯艺术的绘画,扇背是书法,扇骨是工艺,一把成扇拥有工艺和绘画两种意义。作为文人的象征与名片,在具有实用价值的同时也是一个人的身份与象征。“从收藏那把扇子开始,我就一直琢磨着要帮扇子配扇面,但是苦苦追寻却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能够很好地把传统的手法传达出来,扇面鉴赏要求诗书画印样样精通,耗费很大的功夫才找到可以胜任这份工作的人。”在多年以前的鉴赏界,往往有着一种重绘画轻设计的思想。因为扇面的保护成本极高,很多人把老扇子拆散,于是扇子的收藏形成了收藏扇子与收藏扇面的两种类别。而富有艺术浓烈的仪式感与使命感让毛春义不忍破坏每一件艺术品,“我是收藏成扇的,特别是对扇面绘画的研究考证之后,觉得扇子里面蕴含了很多故事。”怀着对于折扇的虔诚与敬仰,毛春义编写了《扇中掌故》。毛春义将自己收藏与品鉴的折扇倾注于此书之中,同时在作为辞典工具的同时也作为精神与物质所共存的媒介,在陶冶情操的之时,也为呼吁人们保护和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与留存中华非物质文化遗产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扇中掌故》是毛春义收藏于品鉴折扇系统完整的汇聚。在造物为良的中国设计思维主导下,毛春义沉浸于传统材料与工艺,经过时间积累和不断尝试,呈现出传承与创新并存的当代设计艺术品,使其重新焕发生机。这一过程,是不断探索、找寻中国传统设计思想,不断解构、重建当代造物精神的逆境,也是回归传统,回归本真,寻找不同的材料与创造新颖的构思。沐浴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毛春义独具中国文人的风骨与悟性,不同于西方的简约实用,以东方的人文精神与文明渊源,将艺术以独特的视角抽象入一柄柄古扇之中,将这些可物化的幽雅文化融入自身的理解,从而获得精神上的安慰与灵魂的升华。

春风化雨 润物无声
    作为一名教师,在传授知识的同时,毛春义仍然坚持着服装艺术专业上的研习;在教导学生的同时,以更为严苛的标准去要求自己。在毛春义看来,当今存在着很多形象思维、逻辑思维和推理,而设计的根本基础在于厚积薄发,他特别喜欢茅盾先生所著的《创作的准备》,觉得服装设计前的准备工作也相当重要,在设计前所看到的、所阅读的、所收藏的都会成为自己最好的老师,积累多的话,灵感将随之而来。一个从事教育的设计师始终应该很好地去阅读,更多地去关注生活热点和关注社会,只有脑子里储备的知识量够多,才能在设计上得心应手地运用你所积累的。1999年毛春义在国外工作了三年,企业高强度与快节奏的生活使毛春义学会了如何在短期内寻找灵感进行创作,每天十几个服装款式的硬性指标,每天都需要源源不断的灵感,根本容不得犹豫与琢磨,企业的运作不可能等待灵感的不期而遇。这段经历使毛春义受益匪浅,也正是如此,在教导学生之时,他也一直同学生分享这段经历。服装不是画出来的,而是做出来的,这就要求我们一定要站在生产线的角度,不能纸上谈兵,要适应服装生产线的节奏,找到工作状态才能满足生产线的更新,所以灵感要闪现和不停地构思。
    诚然,一种单纯的手工艺,一段简单的生活记忆,并不需要容纳人类命运与文化架构这等宏大的命题,也无法与反复纷杂的时代信息一一对应,但在这种琐碎而又和睦的种种技艺中,必然深藏着可感知的大众生活,生活制度与在其中生命与艺术的价值。
    服装设计,是一个极需天赋与灵感的领域,设计师们在天马行空的设计中精确地表达出自己的想法。毛春义对设计颠倒风格和性别,融合过去和现在,不断向前推进包括形式、过程和意义的新鲜想法,模糊艺术和时尚的边界,让我们重新思考时尚在现代文化中的定位。
(文:龙昭昆 陈斯妮  录音整理:陈斯妮 孙曹媛  采访:陈斯妮)


昙华林校区:武汉市武昌区中山路374号; 邮编:430060
藏龙岛校区:武汉市江夏区藏龙岛科技园栗庙路6号 电话:027-81317000; 传真:027-81317011; 邮编:430205
版权所有 2012 湖北美术学院 Copyright © 2012 HIFA.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5008991号